2011年8月13日 星期六

《人鱼后传,》(貳)

 古日青

妈妈,为什么我叫日青?
两岁的她问。
妈妈放下手上的工作,用沾着蒜头味道的手,搁在她头上,然后,慢慢的沿着她尖俏的脸,像摸着水晶的切割面一样,落下。轻声地说:
因为,你来的那天,下了很久很久的雨。然后,你哭了。然后,天空青了。
然后,我们叫你日青。

她一直记得这句话,妈妈说的是:你来的那天。
“我”是怎么来的?
她现在想问妈妈了。

妈妈。
她半晌吐出了这句。等着她答案的孙教授,有点失望,但,他毕竟还是教授,她毕竟还是小孩。他慈祥的回答:
你的父母前天接到消息过后,马上赶着过来,应该晚上前会到了。

我要妈妈。
她说出了这句。孙教授的失落更是明显了。显然,她希望她的回答:可以。但,她毕竟还是小孩。连小孩也懂,骨髓不是随便可以说给就给。

他当然懂其中道理,那年,法令辩论的时候,他在场,还是大力呈报证据来反对的那个。

“自从50年前的DNA法令成立后。我们人类从此赤裸裸。裸的,不是身体,而是,生命。交出了DNA,我们等同交出了整个人,所有的细胞!一个人,再贫苦,再下贱,命运再坎坷,他依然剩下一个东西,就是人权。如果连骨髓也交了出来,我们的人权, 从此,在这个地球的每一个角落,每一片土地。从。此。消。失。”
这个这么完整切面的结案呈词,是他做的。他记得。他说完。国际国会里,支持人权的人士马上将黄布系在额前,用一根指头敲桌面,竟然也响遍整个国会议厅。毕竟,议长还是公道的,他和他代表的人权,胜利。

他怎么忘记,当初历史性的那一刻。他当然也没有忘记,他反对的原因。当年,DNA已经成为了身份鉴定。人类521个marker终于被解码,里头包括:形体上的身高脂肪指数眼睛的颜色大小头发的色泽,内在的如中某疾病的风险某疾病的遗传(也大略的算出一个人的寿命),甚至一些个性如:会不会游泳唱歌骨骼能不能跳舞运动。都能一一被marker探测出。

科学的一大步,可惜是发生在文明人性的倒退一千步的时代。从此过后,不时传出法庭诉讼案或者命案都和这解码有关。有人在对过了Marker过后,毁了婚约。有人参加歌唱比赛却因为没有能唱歌的基因而被评审刁难结果被参赛者告上法庭。最轰动全世界的,是原本的意外,因为死者的基因资料被盗取而让人利用他那那不会游泳的基因,而变成了一宗命案。

还有等等被结集成一本本字典般厚的案例法律大典,赢了诉讼的,输了诉讼的......。虽然基因解码帮助了人类,但也未免发生太多的悲剧个案了。
他不想回顾,那时候的人,太文明,但某些部分,其实落后。

直到后来法令从——强制每人交出基因,改成——鼓励新生宝宝登记基因。依然有些人,因为担心执法单位的滥权,而迟迟不肯交出基因。但是,一旦发生紧急事故,警察和医疗人士依然有权在没有经过当事人同意下,获取某人的基因。

毕竟,前人种下的制度,再滥,也被逼跟随。

所以,当科学家发现,骨髓的基因,比任何细胞的基因,更加来的据实性和追索性(不懂大家看到这里会不会已经睡着了?所以,不写了。)他决定,连同其他的律师和科学家,成立了一个专案小组,站到国际国会的议厅,反对法令的成立。

他当初反对的原因,他怎么能忘记。所以,在日青的父母还没有到来将女儿带走之前,他必须得到日青的骨髓。

他必须出绝招了。

你,身体好点了吗?愿意跟我到一个地方一趟?

小女孩(是的,在他眼中,他还是一个小女孩)马上掀开被单,跳下床,穿好拖鞋,天真的看着他(他突然被雷击一样,这个眼神很熟悉,和他多年前见过的那个,一样)((晴晴。他内心喊了一声))
小女孩说:我们要去那里?(((他内心有点激动,但是,依然握紧拳头,阻止自己前去抱着她的冲动。)))((((是的,他想保护她。如同多年的那个她一样。))))

他领着她,到他的实验室去。日青跟着他走,突然,她瞥见了他脚后跟的青根。她叫了一声。孙教授回头看她:怎么了?

孙教授,请问你几岁了?

呵呵。我?说出来可能会吓坏你呢?

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

我?超过100咯。
赫?为什么你......?
为什么我还不要死?

日青点头,随即发现自己有点不礼貌,随即摇头。
呵呵,难怪你会这么说。现在人虽然能长寿,但是,选择自行放弃生命的也多。能长寿,不代表会快乐。我很快乐,因为,我在等着一个实现承诺的机会。 所以,这是我活下去的原因。

这样等待,是一种快乐?

是的。如果你等待的,值得让你去等待的,必然快乐。

oh come one 教授,我还是个小孩,不要告诉我这样的道理。日青装个鬼脸。一脸孩子气。
青青。(晴晴?)
嗯?
你要这样的保持快乐下去。这样的你,才是真正的你,这样的你,才会快乐。
嗯?

教授不说话。微笑。
他只是说:我们到了。

5 則留言:

  1. 抱歉,这篇有点长篇大论,都还没有切到戏肉呢....

    回覆刪除
  2. (切)
    快点切~快点切~
    (闹)

    回覆刪除
  3. 今天要读书(kononnya),不能切......(抓狂的喊)

    回覆刪除
  4. 读书好。我也最近难得读书。话说,其实更喜欢另果偶尔出现的科学化学等等比较原来是这样的知识传输。得益很多。即使没机会用到也很喜欢这样偶尔的相遇认识一些不同的知识。

    回覆刪除
  5. 其实,我的所谓知识,大部分是一种延续现在的幻想,只能写在小说,写出来,会被轰出科学界的~~ >,< 阿公看看就好。:p
    不过,我依然相信,科学再发达成就在大,如果人心不善,是很危险的。
    但,我们依然阻止不到一些进化,还有一些退化....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