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日 星期五

《人鱼后传,》(叁)

 阿橘

走廊的尽头旁有一扇小小的门,没有隐匿得刻意,但门和墙同一个颜色,小小的隐藏了些什么。淡青色的门,小小的一扇,很容易让人误会是储藏室还是什么。
其实,里头是一间很大的实验室。
实验室位于角落,所以,窗口很多。阳光很充足,角落也没有堆满装着富马林内脏或者骷髅,丝毫没有腐烂中的感觉。

“哇!”小女孩一声惊叹。心里更加确定大学要选修的科目了。

孙教授领他到一张桌子,诺大的,犹如两张乒乓球桌拼起来一样大,桌子面积虽然大,但是,书本和一大堆文献文件像寄生的蕨类一样占着桌子。桌子上不是太明显的位置站立着一个透明底透着金色的名字:
Prof. Davy Sones

名卡旁有个玻璃瓶,里头盛着浅蓝色的液体,亮着荧光,小女孩拿起摇晃,里头还有一些亮晶晶的碎片,像雪花一样的被荧光蓝的液体带起,又落下。缓缓的,像完全不受地信吸力影响的优雅的落下,纷飞的荧光片正给女孩下着凝视的咒语,瓶子的玻璃仿佛变成一小面的镜片,小女孩看见最深邃的蓝。最深邃的蓝,深的不一定是颜色,而是,能够牵动至最内心深处的蓝。

“那是眼泪。”
“我知道。”女孩一脸镇定的将瓶子小心的放下。孙教授仿佛没能预测小女孩如此镇定的反应(一般上的女生一听到是眼泪肯定摔的将瓶子抛下),却也不惊讶她如此的反应。他对于如此反应,有点窃喜,真正印证着他的试验,一个笃定的答案,就在他电脑里,只要动一个手指,只要女孩的一个点头,就能够将缺了的那块拼凑成一个图。

“来,过来看。”桌子旁的窗口变成了一片荧幕,孙教授手指飞舞的打了连串的字,然后出现一组一组的号码,和一个一个看起来像捆成彩色蝴蝶结的染色体,在他们眼前的荧幕,闪烁。

“这个是你的。” 孙教授指了指左边。然后移向右边“这是人鱼的。”孙教授看了她一眼“看出分别吗?”孙教授特意强调“分别”两个字。

“好多一样噢。”女孩丝毫没有留意孙教授正观察着她的反应,盯着荧幕,喊。

“你看。这组,最后一对的染色体——XX。是一样的。”

女孩不解的望着孙教授。
“一个女生,其XX染色体,一个来自父亲,一个来自母亲。但是,你们的,是一样的。”

女孩喃喃的说,尝试用她理解的方式去整理。
“就是说我们有一样的母亲?也不对,还是我们有一样的父母?”
“啊,也未必,姐妹未必拥有一模一样的染色体。”
“啊,那就是说,我们是双胞胎?还是,我们,是我们?”

进到戏肉了。教授深呼吸。这是整个实验的症结处。

“听过骨髓改变基因的个案?(教授未等女孩摇头便开始说下去)千年前,医学界有个惊人的发现,捐赠骨髓的人把对方的基因改变成自己的一样。经过多百年的研究,科学家发现骨髓的基因,有一种能激发自我保护的酵素功能,既能够抵御外在的压力也强化了自己的基因,耐住了突变。这个发现震撼的惯有的基因学。因为,骨髓的基因对比,比一般的基因对比,蕴藏着更多的资讯。包括,人可能因此长生不老。”

所以,我们需要你的骨髓来印证。你和人鱼之间的关系。
教授慈祥的微笑。他望进了女孩的眼睛,心里清楚,他已经成功了。

女孩的昏眩感又来袭了。开始在她晃着蓝色瓶子当儿,而正当她看见这组染色体,这感觉更是强烈。仿佛正读着古人在墙上留下的讯息,尝试寻找能够解码的人沟通。这些乱码正对着她发亮,召唤着。

我愿意。
她说,她知道,人鱼要找的人是她。

她就是在那个转身遇见阿橘的。
阿橘的眼睛是琥珀色,头发染成了橘色,如果躺在土色的大地上,真的会变成会隐身术的忍者,还是马上能遁地不见的武林高人。这么样的一个人,本来就不算出色。但是,女孩一见阿橘,心里就是一抖。阿橘,就是她刚才昏眩后的那一点糖分。如海洋中灌入一点能够让人安稳的颜色。这个颜色,是橘色。

阿橘笑眯眯的喊她一声:小妹妹
没礼貌,我才刚认识你,怎么唤得好像我住在你隔壁一样?女孩嘟哝。嘴角淡淡的笑。
 但她还是跟着他到另一个实验室抽取骨髓。

从这个实验室走到另一个实验室,还蛮远的。女孩突然安静得像个静静游泳的鱼。跟着阿橘。
还是阿橘先开声,给空气制造了一些泡泡。

你知道吗?孙教授的身世?
呃?
阿橘微笑。终于女孩跟他说话了。
孙教授,戴维孙氏。世世代代传着一脉血缘,都背负同一个使命。
最闻名的,就是戴维琼斯,孙教授的太太祖。然后就是戴维蒙斯,他们都有一半的人鱼血统,生命是属于这个海洋的,背负着保护人鱼的使命。以前的戴维,在海上讨活,后期的戴维家族人,都已经融入社会,但是,从事的工作,必能第一手接触到人鱼。好些戴维人,穷一生,就是等待人鱼的出现,等不到的,就会带着遗憾离开。

你骗我。我从来没有在历史书中读过。

我不会骗一个小妹妹。这等的任务,即神秘又神圣,倘若身份暴露,他们极可能会赔上性命,那里可能让你在谷哥里找得到丁点资料?小妹妹。
阿橘说这句话的时候,搓揉着女孩的头,仿佛正说:都叫你不要依赖电脑的资料,多读点文字资料的啦~

不要叫我小妹妹,搞不好,我比你老。女孩一脸严肃。赌气。如果我是人鱼的话。

阿橘不再说些什么,打开门,领她进入另一个空间,指示她该怎么做。
女孩乖乖的更衣,躺在手术台上。手术台上的灯打开,阿橘的脸突然出现,说:小妹妹,等下我会给你麻醉,然后孙教授会给你取骨髓,过程大概只有几秒钟,不痛的,像蚂蚁咬一样。

女孩望着阿橘变得好大的脸,突然抓着他的袖子,说:
等等~我看见你。在我梦里。

哇。阿橘将手肘搁在手术台上,轻佻的看着她。虽然这个时代女生追男生是正常事,虽然我也很喜欢你,但,小妹妹你也未免太直接了吧?

女孩一个害羞,松开了他的衣袖。
不不,我真的见过你,应该说,我见到我们。在水里。

我不会游泳的啊,小时候还曾溺过水呢。后来便不敢碰水了。

她正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 孙教授进来了。

教授已经换了手术衣裳,他一脸凝重的叮咛。
你父母要来了,我们必须要很快地完成。答应我,不要告诉人今天发生的事,不然你会很危险。
必要的时候,告诉我,我保护你。

说罢,阿橘启动了麻醉系统,在女孩的意识像最后一道夕阳光被黑暗的海水吞没,再度昏过去前,她问了一句:

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研究可以做,为何你非要证实我和人鱼的关系?

女孩,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些很傻的科学家,用了一整个生命,去寻找一个答案。



11 則留言:

  1.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些很傻的科学家,用了一整个生命,去寻找一个答案。"

    很傻的人的典型!

    回覆刪除
  2. 很傻哦。
    为了要配合,阿公之前那个戴维琼斯的形象。呵呵。

    回覆刪除
  3. 這個阿橘有點壞壞的,很對我胃口>.<
    不過我自己不好意思寫。我會害羞的。哈哈哈!

    回覆刪除
  4. 阿橘是好人来的, i promise, he will be a good boy ^^

    回覆刪除
  5. "在女孩的意识像最后一到夕阳光被黑暗的海水吞没"
    我很喜欢这句啊

    回覆刪除
  6. aiyo, 现在看见错字:
    一到:一道
    @@

    回覆刪除
  7. 哈。我的戴维怎形象其实也没怎刻意去想。傻?为情犯傻苦笑?

    嘻嘻。另。我也是喜欢最后那句。

    回覆刪除
  8. 另外。对。阿橘子本来善良但带些坏坏轻佻爱口花的。起码在首次失去阿晴之前是如此。

    回覆刪除
  9. 我都差點忘了。哈哈~不過當初的設定是很真誠的口花。嗯。

    回覆刪除
  10. 啊=。=忘了換身份……上面的應該是我才對。

    回覆刪除
  11. 嗯,其实帮阿橘建立这样的“人格”,之前也不懂应该怎样。读过前人的阿橘,后传也不懂应该怎样,连他们的相遇我也不懂应该怎样。
    不懂怎样就淡淡的开始吧,至少让阿橘平凡一点,才能奠定日后的一场惊心动魄。
    呃... 阿橘, 阿橘,并不是对每个人都口花,他也是喜欢晴晴的所以才情不自禁...(在掰...) :p

    另,戴维,就是阿公的戴维那场惊心动魄的一哭,才想到他傻,傻得把东西都扛起来,把爱都藏在心里。
    很多科学家就是如此的。

    很开心,能和大家一起去设计这角色。

    毕竟,阿橘,戴维,甚至晴晴(人鱼),是大家的。 ^^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