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1日 星期四

《人鱼后传,》(伍)

之前一集看这里
之后一集看这里

 

“孙教授是怎么死的?”
想起孙教授慈祥的脸,她心里一阵悲痛。孙教授设计周全,他应该避得开的。
“被折磨的。他们闯进实验室,搜寻不果,埋伏了他。他们把他抓了起来,拷问他。孙教授真傻,他大可马上启动他体内的“自杀基因”,但是,他为了让我有充足的时间来救你,他,他,他被严刑拷打了整两个小时,来换取给你的时间。他给我的显示器指示着,他已经在半个小时前没有了生命迹象。还好,我比他们更快的把你找到了。”

阿橘眼神红得快要喷出火来了,他之前给她的印象,都是酷酷的,如今,他完完全全地像一个普通男生。但他不是一般的男生(她班上的男生好像回到了低等生命最原始需求,就只有——生存,遇到危险逃跑,还有,繁殖),眼前的阿橘认真地样子,超脱了一般男生的承担力,致力的去完成一项重要的任务,致力的去保护一个人。她盯着他看。她喜欢,不,她爱看见他这个样子。

但是,她必须好好的,不能让他备感压力,也不能辜负孙教授。

“戴上这个!”
阿橘一只手抓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从裤袋里搜出一条项链。
青青接过来。那是她在实验室里看见的眼泪。如今被锁进一个半个掌心大小的圆盘里,蓝色的眼泪舞动着,好像一个完全不受地心吸力影响又不是吊威雅,曼妙随性的舞动着的舞姬精灵,青青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蓝色精灵开心的跳舞,好像知道青青是她的观众一样。青青看得有点发呆了。

“你猪,不要发呆了。还有一封信。”
 阿橘又换了另一边手抓驾驶盘,然后用另一只手从另一个裤带里搜出好几样东西。有:钱包,钥匙(大小各几串),银角几枚,喀朗喀朗作响的(标准的男生裤袋啊)。他把一叠装有纸张和卡片类的小夹子交给青青。夹子皱皱的,酸酸的。看来都吸纳了他打球跑步做实验吃饭....所流过的汗了。

“你把一张红色的小卡片找出来。”
青青乖乖的翻阅,看见红色的就卡挖出来。
“你猪, 那是卡拉ok积分卡啦!薄一点的那张!”

她找到了。红色的蜡封红色的卡。
“用你的拇指印在上面才能打开。”
噢,原来这个蜡封还有一个机关啊。
她笨手笨脚的将指纹印了上去,蜡印消失,卡片打开了。

青青,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
“他是不是说什么....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 正专心着,阿橘的声音响起,轻蔑地。青青忍不住笑了。“这个老人,好心啦,给一点顺应时代的好开场白啦。” 青青的嘴角依然提了起来,读着这封信,也不觉得悲哀了。

其实,我应该叫你晴晴。你真正的名字是晴晴。或许这么说,你们,都叫晴晴。
你应该是跟阿橘在一起了,他是一个好男孩,不要看他行事浮夸,他其实很心思稠密,也很稳重。啊,我不是在跟你找对象,不过,看来,日后,能全然接受你,跟你在一起的人,除了他也没有别人了。我把你的未来,付托给他了。
他会带你到人鱼的诞生地,就是这片大陆走到最南端。然后,你选一个朝着最南方的岩石——阿橘懂那个地方在那里,然后选在白天里涨潮得最高的时候跳进海里。一定要戴上我给你的项链,你在海上,犹如初生宝宝,一时之间还不能在水里生活,这个项链如同你到海里的护照,你会得通关,你会得到保护。
祝你快乐,不要为我的离去而感到难过,至少,我这一辈子的任务已经完成,而且,每一刻,没有白活。我的离开不是一件难过事,因为,每个快乐的出生,必定混杂着一点眼泪;不要为我的离开而哭泣,因为,每个终结,就是微笑着开始。
出生愉快。我的人鱼宝宝。

青青正要告诉阿橘孙教授的遗言,突然,卡片又弹开来,孙教授意犹未尽的,卡片上,又多了一行字。

当了人鱼过后,不要哭得太多。因为人鱼的眼泪是淡的,太多的眼泪会淡化一片海洋。

青青的眼泪,这才掉了下来。
“我现在可以哭吗?”
“傻女孩。孙教授不是叫你不要为了他的离去而难过么?”他一手抓着驾驶盘,另一只手乱搓她的头。
“你怎么知道?”
“我骇进你的信件啊。”
 “你坏!”
“不坏我怎么保护你啊,小姐,孙教授要我带你走去人鱼诞生的地方,我不做一点功课怎么行啊?”
“这个原来这就是孙教授形容的稳重。”
“总之,我不能让你受到伤害。”
“你为何要拼命保护我呢?难道你的始祖也是人鱼的保镖?”
阿橘脸一阵红。阿。橘。竟。然。脸。红。
青青笑得更开心了。

突然,车子后面一阵轮胎跟道路摩擦的嘶叫声,阿橘往倒后镜一看,一辆车紧紧地贴在后头。
“靠!我还有几个公里就到了啦。”
然后他双眼一挤,露出凶狠的眼光,“坐好!”。他迅速换档,一手往青青身上往后推护着青青,猛踩油,然后猛地往右拐进了一个小巷。后面那辆车转弯不及,直奔而去。阿橘自信的,只是扬起一边的嘴角,笑:
“你放心,我连这个都练过了。”

小巷左弯右拐的下山,阿橘把车子驶进草堆里。“下车。”然后,阿橘引领青青跳进岩石堆里。

尾随的车子在山峦中回响。他们拼命的跑。听力好的青青听见有男声:
女的要活抓。男的可以杀了。

阿橘....
青青看着身边的阿橘,阿橘将所有的声音抛诸脑后。牢牢的牵着青青的手,狂奔。

他们跑到了一块岩石。海浪毁灭自己似的将自己在岩石堆中砸碎。凶狠的咆哮。

靠!阿橘看看手表。时间还没有到。
他们要追上来了。
再等一等。阿橘再看了看手表。
靠!我原本还以为可以在这里跟你吻别的。
你......

青青突然无法说什么,她们身后的声音越来越靠近了。
还有多久?
几秒。

青青想想也不对。她跳下去了,但阿橘必死无疑。

10, 9, 8 .....

青青听见背后有人为枪上子弹的声音。

1。0

青青抓着阿橘的手臂。
你干什么?我不会游泳....
青青右手抓起项链,套着两个人的脖子,左手勾着阿橘的脖子。
两人一起跳了下去.....

后面的人追了上来。往岩石下一望,但已不见两人。
他们胡乱开了几枪。海浪拍打着岩石,仿佛给他们吐着舌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