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8日 星期一

那个名字

龙崎先生怎么也死不完全。卫先生说灵魂是一组电波,于是龙崎先生的灵魂在大气层中荡啊荡,雷雨天被闪电严重干扰,有很多生前的记忆都七零八落了。甚至自己的五官,还有一些惊天动地拯救全人类的伟绩,龙崎先生也不太记得了。偶尔闪过的极其震撼的片段——比如炸弹在眼前刹那把整个村子轰掉,龙崎先生总要懊恼:是不是掺到了哪个游魂的记忆?自己应该不是那么高调的人,说不定这些惊心动魄的记忆是詹先生掉的,被自己糊里糊涂据为己有。

龙崎先生还是和生前一样,对自己的事不清不楚。

有时候唐突钻入人家天线,那张镶着严重黑眼圈的苍白脸孔出现在电视上,往往吓坏翘着脚嚼着瓜子等待八点档的师奶,造成灵异事件。龙崎先生真的不是故意的,黑眼圈不过是长期精神紧张(或兴奋)导致严重失眠的成品;脸色苍白是因为不会化妆。每一次他结结巴巴的道歉,人家高八度的尖叫却变成高十六度。他只得害怕狼狈地从一堆花花绿绿的电线逃出去。

生前似乎没有过如此悠闲的日子,每天游荡闷坏了龙崎先生。以前渡边每天都把一堆乱七杂八的麻烦事件丢给他解决,他可没那个闲时间休息。那些麻烦的案件是什么呢?龙崎先生想不起来。也许是渡边老糊涂了忘记眼镜摆哪儿,叫他动脑筋找找?可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又四分之一天都在找眼镜吗?好多眼镜。渡边明明只有两只眼睛。

龙崎先生感觉自己日益健忘。也许能量用尽了,他这组电波一天比一天更弱、更涣散,像一只生癣的老狗,走两步便脱一堆毛,体积愈变愈小。也许沿途掉落的电波,会被谁召唤去呢。神社的巫女常常这样,把别人的电波窃走一点,施点小术解码,然后把主人的影像放出来,让思念成疾的人们得到一些安慰。

有人会思念他吗?龙崎先生暗暗思索。渡边已经死了,还有人会思念他吗?似乎……似乎有,可是应该没有的。根据所剩无几的记忆,应该是没有的。呀,又好像有。不记得了。

经过糖果屋的时候龙崎先生飘得特别慢,虽然已经没有口水可流,可是挂念甜食的心情仍旧没变。那一层层奶油丰富的滑腻蛋糕、糖霜像雪花一样铺满焦黄表皮的甜甜圈、一罐罐亮晶晶的蜂蜜……店里多了很多新奇的甜食,方糖系列终于推出了薄荷口味。龙崎先生生前最爱把五颜六色的方糖当积木,计算每一粒方糖重心的位置、研究如何让方糖塔保持平衡——不不不,龙崎先生只是想看它们哗啦一声倒塌,然后不管倒下的、没倒下的,一古脑儿咚进热咖啡里。

龙崎先生英年早逝,他自己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糖吃多了终究会早死嘛。至于是不是真的因为糖尿病而死,好像不那么重要。反正糖吃多了就算不早死也会早死。无论如何都得早死。

他摸黑看了一场电影。应该说是生平头一遭吗?不对,他已经死了,一生当中从来未看过电影。他知道很多事,可没有真正经历,怎么看着都觉得陌生。比如说照顾小孩,小孩心理学他读过哦,可是真正面对那两个小瓜的时候……

咦?他刚刚想到什么来着?

龙崎先生继续看电影。刚才那样偶然闪过不懂是不是属于自己的记忆,啊,常有的事。

电影讲述两个超级天才的对决。那个苍白得像僵尸的自闭少年佝偻着蹲在椅子上,用双手拇指和食指夹着纸页上方左右角,姿势怪异地翻阅文件。你没有朋友吗,金发帅气的大男孩问。他拈起骑士,吃掉少年的车。

最后金发男孩面目狰狞的死去。苍白的少年慢慢变得透明,直到预知的死亡来临。最后那天他例常和自己下了一盘棋。将军,他说。对着空无一人的深蓝色沙发。

曲终人散,电影院亮着了灯。龙崎先生在往上移动的字幕前面,感到惆怅。

2004年11月5日。
2004年11月5日。
2004年11月5日。
2004年11月5日。
2004年11月5日。
2004年11月5日。

“初次见面,我是L。”

“叫我龙崎吧。”

“流河旱树?”

笔记本被烧掉了,连着某人的名字,L. Lawliet。

龙崎先生不知道,这究竟是幻想,还是真实存在的过往。

也许是参杂了谁的记忆呢。

4 則留言:

  1. 。。。我没看过完整故事。

    回覆刪除
  2. 赶快去看看
    我是说原版漫画

    回覆刪除
  3. 向原版漫画里其实更短命的L桑致敬……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