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6日 星期四

秋千上的小女孩

天色已晚,酒醉的阿宫提着一包烧鸡翼,脚步蹒跚的走在回家路上。

租来的房子位于城市边缘,屋旁有一小小榴莲园。屋主曾是个果农,已届七十高龄,儿孙满堂。原本老人独守着老屋清闲过活,儿子却放心不下,一通电话把老人接到纽西兰享福去了。老家由是便宜出租,只求不至于荒置。

阿宫和朋友们于是捡到便宜。美中不足的是,老屋属郊区,在巴士站下车后还需走一段路才到。而途中,必经坟场。还好子冶有辆车,车龄虽超过十年,走在路上发声如碾过无数栗子,总聊胜于无。车子比脚快些,至少夜归时不必害怕背后无端多一重呼吸,天天没命奔逃。

但今天例外。

“阿宫!老爷车进厂了,你自己走路回来吧……男子汉大丈夫,怕什么啊!”同学会刚结束,子冶打电话捎来坏消息。

“……啊,还有,帮我打包烧鸡翼。谢谢。”

阿宫狠狠啐了一声,挂电话。看看表,已经十一点了。车坏咋不早说?否则今天就不出来了!心里有气,故意让档口老板在鸡翼上撒了五倍的胡椒、辣粉。男子汉大丈夫怕什么鬼,呸。你来走啊!

寒风呼啸而过,在树叶间掀起不断的沙沙声。阿宫打了个激灵,心里开始盘算怎么以最短时间越过一百公尺后的坟区。闭眼直冲?念佛号?前些时候子冶驾车经过时,好像看到木莲树下有些模糊影子。此时阿宫直懊悔平日乘惯了车,荒废好腿力!

该来的话根本逃不掉。左思右想,还是乖乖做好心理准备,真的遇上也尽量微笑面对吧。藉着半醉,就当看到的都是幻影或梦境——如此一来,阿宫胆子壮了,脚步也不再踟蹰。

坟场里的木莲花都开了,随风飘落。阿宫听见一首断断续续的童谣,从路边最大棵的木莲树下传来。走近些看,一个着睡衣的小女孩坐在秋千上,小脚一摆一摆地荡着。

不作多想,背脊寒意飙升的阿宫加快脚步,笔直的向前走。

“哥哥,我很饿。”小手轻扯阿宫衣角。明明他已经在小跑步了,为什么她还轻轻松松如影随形?

阿宫尖叫一声,抛下鸡翼拔足狂奔。

好容易到家,拿着钥匙的手却还在剧烈颤抖,无法解锁。子冶打开门,迎接脸青唇白的阿宫。“原来你同学会是化妆舞会啊!”子冶恍然大悟。“我的烧鸡翼呢?”

阿宫狠狠瞪他一眼,说不出话来。

洗完澡还无法冷静下来,阿宫心有余悸地向子冶叙述来龙去脉。子冶不信,建议他上天台吹吹冷风,或许有助醒酒。阿宫点点头,他宁愿相信那是醉汉看到的幻影。

“啊对了,天台有架旧式秋千,我从家里用老爷车搬来的。”子冶向楼梯上的阿宫喊话:“结果他妈的这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我的老爷车……”

秋千?

阿宫僵住了。

天台上有一架油漆剥落的老秋千,秋千上坐着穿睡衣的小女孩。她不再哼着歌谣,因为她正抓着自己耷拉的红肿舌头,尖尖的指甲在上面用力刮着,黑色液体从割口不断流出来。她哭得红肿的大眼睛,饱满得像油锅中的爆米花。

“哥哥……”她站起身,向阿宫一步步走来。

“鸡翅膀好辣……”

7 則留言:

  1. 靠!
    鸡翼哪里买的呀?快说,我请你吃。

    回覆刪除
  2. 又摸进人家屋子的ringo2008年10月16日 上午9:30

    劳....农历七月好像过了很久了哩.....

    回覆刪除
  3. 米蝇:
    真的请我吃?sentosa。五个,谢谢。(呵呵)

    马丁尼:
    XD本来想着要弄得很恐怖的,结果搞笑……


    最近流冷汗流得几乎脱水的苹果姐:

    我比较迟钝嘛……

    回覆刪除
  4. 哈。这篇也不错。喜欢结尾。

    但酒醉的阿宫这名 ||| 哈~

    嗯。鸡翅膀好辣。

    回覆刪除
  5. 阿宫:
    一个被发现了!
    还有另一个还‘懵醒醒’……

    回覆刪除
  6. 可是子冶这取自谁我也猜不到呢。很懒动脑筋。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