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日 星期三

冒牌

终于完成了,只要post上著名的 <自由人> ,大家都会吃惊的!就连他也是。

他,是第一个,却不是最后一个。


---------------------------------------------------------------------------------------------

李大川,T市知名作家。会出名,是因为他在 <自由人> 的网站,post了一篇余兴时写的小故事,《青色的你》而开始出名。而每天游览 <自由人> 的人不计其数,非常幸运的李大川,被人们看见了他的才华,并且欣赏。

被发掘后的李大川,开始出书,并把原本只是当作兴趣的写作,作为赚钱工具。因为写作,他赚了很多很多的钱。


他开始懂得享受生活,学会奢侈,也有艺术家捉摸不定的脾气。

像,他只在夜间寻找灵感,在夜间写作,在夜间行动。


现在的他,躺在他精心挑选的沙发上,摊开双臂,听着他最爱的交响乐

手指头跟着旋律摆动。

突如其来的电话声响让陶醉于音乐中的他皱起眉头,关掉音响,拿起电话。

“说话。”

“三小,你昨天发表的作品好棒啊!但是怎么能现在网上发表呢?”电话那头是经纪人,余晖。

“你说什么?什么作品?”

“就那个你在 <自由人> 发表的新作品啊!老总很生气哦!你竟然偷偷在网上发表作品。”

“你到底再说什么?我没有发表任何作品啊!”

“不会吧,那根本就是你的作品嘛!《冷冰箱》啊。”

“等会恢复你,我先看看那文章。但是我告诉你我根本没发表过任何作品。”


李大川打开 <自由人> ,那篇《冷冰箱》是今天点击率最高人次。李大川仔细阅读。

一边读,李大川开始一边冒汗。怎么会?怎么会?不可能的。简直就是他的翻版!

这篇文章的颠倒风格,简直就跟自己一模一样!但,他确实没有写过这篇文章啊。是谁,到底是谁写的?


李大川看着硬木发呆,署名是:三小,既是李大川的笔名。

------------------------------------------------------------------------------------------------

“我再说一次!这篇《冷冰箱》真的不是我写的!你是听不懂人话是吧?到底要我说多少次?”李大川双手拍着桌子,一脸气爆的表情跟眼前的总编辑,言,解释。

“少跟我来这套。试想尝尝当初网上成名的滋味是吧?想看着自己的点击率飚最高是吧?你是想不干了不成?”

虽说言是女人,可她这个总编辑总摆着一张能够把活人压成死人的脸孔,实在有够带劲的,余晖想。

“言,我是白痴不成,若要这样,我何必放自己的笔名?”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白痴?至少这篇东西,没有一个人不认为是你写的!那种颠倒的风格,出乎预料的结局,这根本是你的味道!”

<自由人> 上的评价,大多都是写故事非常好,跟《青色的你》有的比,三小的另一高峰之类的,所有人,都认定《冷冰箱》是他写得就对了。

就连,他自己也找不到破绽。因为,如果是他,女主角在结局也会是死的。他妈的。

李大川抓狂地抓着头发,吼了一声,“算了,你说是就是!我自己把答案找出来的!”

“砰”一声摔门就走。

言无动于衷,吩咐余晖 :“ 真的不是他写的?”

余晖摊开双手耸耸肩表示不知。

-----------------------------------------------------------------------------------------------

“呼,好累哦!好累好累好累好累好累好累!”言扑倒在床上,用力的喊累。

“吃饭了。”阿陆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言摊在床上不想动。过了5分钟,言听见阿陆的脚步声渐渐接近。阿陆站在床边等言起床。

言挥挥双手,“拉我。”
阿陆依言,“就爱撒娇。”

言像个没有脊椎的人似的靠着阿陆走到饭厅。

“今天发生一件怪事哦。”言边说边夹了条鱼柳放进嘴里。

“什么怪事?”

“就那个李大川咯,昨天有人用他的笔名在 <自由人> 登了一个故事。可他还不承认咧!”

“噢?为什么要否认?”

“一开始,我以为是他虚荣心作祟,所以在他被发掘的地方刊登故事,想重新享受那种被网民拥戴的滋味。可他一直不认,而且最后还生气摔我的门耶!是怎样啊!”

“我想,像李大川这样著名的作家,因为虚荣心作祟,发表的作品话,绝对不会不是大大方方,正正式式的。”

“像你这样说,他不会做了不认咯?”

“而且,他很生气。那个冒牌写的故事跟李大川写的风格很相似对吧?”

“咦?你怎么知道?读者简直就认为是他写的。”

“那他当然生气。你想,他在笔坛上的地位,竟然有人可以冒充他,而且到读者无法分辨的地步,这不是说明了他是可以被取代的,怎么可能不叫他生气?

“那,他说的都是真的咯。”

那个冒牌,到底是谁啊?言突然觉得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

细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最后,以一个完结式的动作,用右中指敲打 Enter 键。

惊喜吧?开心吧?

这证明你们都不是最好的!滚一边去吧!


---------------------------------------------------------------------------------------------

古早看着荧幕上冒充自己发表的文章发呆,怎么会?就连名字也。。。 。。。

---------------------------------------------------------------------------------------------

公司连余晖和言在内,共有6个员工,另4个是负责校对的Amy,接洽出版的阿正,负责marketing 的Mel跟大头灿。余晖则负责当经纪人,保姆。

公司旗下其余业余的不算,目前正式的手上签有3个作者,全都是从 <自由人> 发掘的。原因是 <自由人> 人气高,在那儿发掘的受欢迎的作者有一定的市场。

现在,5个人坐在会议室里,讨论着出版问题。

余晖慌慌张张的跑进言的会议室,关上门,喘了口气。

言抬头,“胆子大了啊,开会你竟敢迟到?”

“对。。对不起老总。可是,紧急,这是紧急事件啦!”

“说。”言抬起头望着余晖。

“呃,那个,那个昨天在 <自由人> ,有一篇“古早”发表的文章耶。。。 。。。”

“什么?这些人事不省吃饭了是吧?一个是这样,两个是这样!好好好,想赚钱就自己出书去,甭想老娘再为他们出一本书!”

“慢着慢着,呃,那个,我跟古早确认过了,他没有在 <自由人> 发表过这篇文章。”

众人一脸疑惑。言挑眉,感觉有点不对劲。跟李大川的情形一模一样。

“如果说,他们都没有发表过文章,那是谁盗用他们的笔名?而且,就连疯狂书迷也分辨不出的style。”Mel说。

“对啊,这两个人真的好厉害哦!”Amy一脸崇拜冒牌的样子。

言等着她,“现在不是崇拜的时候!”

向来比较冷静的大头灿问,“目前为止,只有李大川跟古早而已?有没有听闻别家的作者也被这样戏弄?”

余晖回答,“应该没有耶。”

Amy打抱不平的说,“干吗只有我们公司啊?这根本就是在玩针对嘛?”

大伙儿一脸担心,这时候,阿正说,“如果真玩针对,那下一个不久轮到‘皮古拉’?”

异样的粒子在会议室里猛烈的撞击着,就像他们的心。

---------------------------------------------------------------------------------------------

“哟,言总编辑,这么有空找我吃午餐?我想我快中 TOTO 了我。”

Judy,出版之前,言会招来一班“特别读者”,给读后感。因为Judy平时阅书万卷,所以被选为“特别读者”一职。而 Judy 是当中分析能力最好的,给的读后感最细腻。

“收起你的讽刺,少这样说我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来者何事?”

“李大川跟古早在 <自由人> post的文章,你读过了吧?”

“这什么话?拜托,看我眼镜多厚?我看书都快看瞎了咧!这么hit的东东,我怎么可能没有读过?对我很侮辱哦,言。”

“那你觉得怎样?”

“什么怎样?写的很好啊!只是奇怪,你怎么肯让他们刊登还没出版的文章呢?新的宣传手段?”

“不是什么宣传手段啦。我问你哦,有没有觉得跟以往写的有什么不同?”

“说到不同嘛。。。”Judy若有所依似的。

言期待着,希望Judy可以说出别人看不到的不同之处。只希望有一个人说不同。一个就够了。

Judy 想了一会儿。对言说 “没有诶。风格还是一样嘛。有什么不同吗?”

言失望极了。

“怎么啦?一脸失望的,风格依旧没有什么不好啊。”

“是没有什么不好,如果真的是他们写的话。”

Judy 把喝着的可乐像鱼尾狮似的全喷到桌上,瞪大眼睛问言,“你说什么?不是李大川跟古早写的?”

“嘘!小声点,不能让别人知道。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

“ok,ok。那是谁写的?为什么用他们的笔名啊?”

“我也不知道啊。烦死了。本来希望你可以嗅到异样的味道,可是连你都这样说,我真的拿头去撞墙也想不出原因了。”

“别这样。我再回去看看,再让书虫他们研究研究,看能不能看出什么。”

“麻烦你了。唯有这样。”

---------------------------------------------------------------------------------------------

是谁?言绞尽脑子还是想不透。

“在想什么?五官都挤在一起了,真丑。”男友用双指夹言的鼻子。

言作势要咬他的手,阿陆马上闪开。两人抱在一起笑成一团。

“刚才在想什么?”阿陆把玩着言的长发。

“唉,还不是公司的事。第二个李大川出现了,第二个古早也出现了。你说,一个人的风格,能够模仿得一模一样?”

“应该不容易吧。又不是本人的脑袋,一模一样也是碰巧而已。”

“可是,你怎么解释?网路上的两个冒牌,署名都放公司作者的名字了,绝对不可能是凑巧。绝对是有什么阴谋!”

“那还真不容易,要猜作者脑袋里在想什么,记者要怎么写,故事路线怎么走,肯定要比作者自己还了解自己嘛!”

比作者自己还了解自己?言不断的思考这段话。

“言,你知道吗?读者的鼻子像狗一样敏锐。他们能够透过文字,了解读者的心情,猜读者是怎么样的人,进而熟悉作者的路线。所以,味道不同,读者马上知道。”

“鉴于这一点,我更迷惑了。没有一个读者出来说‘这是冒牌的’之类的话。就连“特别读者”团也一样。”

阿陆沉思了一会儿,对言说:“如果这样,作为一个心理医生,我有必要说,这人必定是作者身边的人。”

言疑惑:“为什么?”

“如果说只是阅读作者过去所有的文章来推断作者的写作路线,那么多少会有一点差异。因为作者每天接触的人遇事都不同,做的东西不同,所谓的灵感大多是从生活上来的。比如说,看到爸爸买冰淇淋给小女孩会令他联想到什么,然而,不同时间看到同样的画面,会联想不同的东西。”

“嗯。然后咧?”

“然后,李大川上一部发表的作品是什么时候?”

“半年前。这有什么关系啊?”

“半年前,这就更不可能了。”

“为什么?”

“人,每天都在变。思维会因为每天发生的事慢慢的在变,像是一种思想进化。”

“可你不是说,若是不一样,读者会嗅到的吗?”

“不,思维在变,可以还是有一定的规律。”

“没有可能推力出这规律吗?”

“有可能,但不是全部。这个冒牌能写出读者分辨不出的冒牌故事,已经算是非常地了解作者,而且能从作者的生活推断故事情节了。所以,这个人只能是很了解作者作品的人,还有,很常接触他兼跟他要好的人。结论,这个冒牌是作者身边的人。”

言若有所思地说,“如果是那样的话范围就缩小很多了。。。 。。。”

---------------------------------------------------------------------------------------------

慌了吧?一定慌了。谁是下一个呢?等着轮流出局吧!

突然,电话声响,是言传来的简讯,‘马上到清一色来’

这么不巧,竟然选这时候。算皮古拉走运!


---------------------------------------------------------------------------------------------

言坐在清一色酒吧,等他,那个冒牌。

出现了。走过来的,是余晖。

“老总,这么晚了,找我干吗?”

“余晖,我们认识,快5年了吧?一起工作3年多了,怎么我好像不是很了解你啊?”

余晖突然紧张的捧着言的脸,“言,你喝醉了吗?”

言甩掉余晖的手,“我没有喝醉。啊,原来你还藏着暗恋我的面孔。你到底还隐藏多少我不知道的面孔啊?”

“你说什么?你今晚怎么了?”

“陈余晖!你,就是那个冒牌!李大川的冒牌!古早的冒牌!”

余晖伫立在原地,没有回应,也没有否认。

像过了一世纪那么久,余晖拿起桌上的啤酒,一口饮尽。喝完了,擦擦嘴角的酒滴,看着言说,

“是,我就是那个冒牌。真不愧是言。”

“你明明拥有写作的才华,为什么要活在他人笔下做影子?”

余晖笑了笑,“你知道吗?我从中学开始就喜欢写故事。曾经,我也以为自己很有才华。于是我在 <自由人> 以自己的署名post过故事,可是,有谁注意过了?没有!没有一个人。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写作才能?后来看见李大川那样的人,只因为一篇《青色的你》就发红发紫,我不甘心!有一次,我让他看我的作品,他对我说:‘你不要白费力气了,没有天分的人再努力也是徒劳,而且,有天分没有运气的人,是浪费。而你,是属于前者’。所以,我要报复!我要让他知道,他能够写的东西,我也能!他的作品不是独一无二的!”

“余晖,连你自己也嫌弃自己的作品的话,你还能要求谁去欣赏?如果我说,你是有才华的,你相信吗?”

余晖望着言,“你是在可怜我吗?”

言栋定地说,“我是那种有同情心的人吗?”

余晖哭着摇头。

“好吧!如果你还不信,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的作品我也读过。”

余晖惊讶得看着言,“怎么可能?”

“哈哈!我自己注意到当然是不可能。是Judy在 <自由人> 看到的,余日均!然后,至于李大川为什么那样说,大概是因为他感受到你的天分吧!所以害怕,就打击大及你的信心咯!”

这时,言从公事包拿出一个文件夹,“最后,陈余晖先生,你是否愿意成为本公司旗下作者?”

“老总。。。”

“我知道你很感动,如果是这样,利润你就少分一点当赏我如何?”

余晖摇摇头,感动地说不出话来。他梦寐以求的一天。成为一名作家是他的梦想,现在,不用梦,也不用想了,因为这一切,在他在演的合约上签上‘陈余晖’三个字后,已成为现实。

---------------------------------------------------------------------------------------------

在言告诉阿陆这个结果的时候,阿陆以高深莫测的眼神望着言,“嘿,女神探,你怎么知道是余晖?”

“这个嘛,首先,是你提醒我说,冒牌是作者身边的人。”

“然后咧?”

“第二,就有一天,在办公室的茶室不小心听到Mel跟大头灿说:

‘大头灿,为什么李大川要在<自由人>post故事啊?有故事也当然先放在我们
share的部落格啊!’
‘对阿,肥水都留给外人了,真是不爽。’

于是我就问他们,‘你们还有谁share这个部落格啊?Mel说她,大头灿,Amy,余晖,和李大川。他们说这是余晖建议的,也邀请了古早和皮古拉,可是他们俩拒绝邀请。而李大川加入是因为讨好Amy。李大川常常都在那个部落格上写文章留言,目的是为了追求Amy。”

“可是,这样不足以指正余晖啊!他不是唯一一个跟李大川share部落格的人。”

“对,还有一样最重要的。就是古早。有一天,古早致电给我,

‘喂,言吗?是我,古早。’
‘怎么啦,古早?’
‘我想来想去,不对劲。名字,那个冒牌故事的名字不对劲!’
‘你说什么?怎么个不对劲?’
‘一直以来,我都是以书架上其中连续几本书,来给故事的人起名字。那个拉龙(伊拉龙),冒牌故事的主角,翟兴 (摘星),追风(追风筝的人),长腿(长腿叔叔),七色(七色恋文)。今天坐在书房,望着我的书架时突然发现,这些名字,全是我书架上最后第二排书!言,这绝对不是巧合!绝对不是!’
‘真的吗?古早,我现在问你,你有跟谁说过这种起名方式吗?’
‘有,余晖。’”

“噢!原来如此。我就奇怪,你怎么可能这么机灵,原来全是机缘巧合,误打误撞!”

“你错了,其实从第一个线索,我已有9成肯定是余晖了。”

“噢?愿闻其详。”
“李大川单身一个人住,古早也是,只有皮古拉根女友同居。很明显是余晖,因为余晖是他们的经纪人,保姆,最了解他们脾性,接触他们最多的人是他。”

阿陆拍手大笑,“好啦!算你聪明啦!真是强势咧你!不过,大团圆结局,这你就做对了!”

“希望余晖能好好利用它的才能来帮我赚大钱。”

“哈哈!”

7 則留言:

  1. 偶稀饭、稀饭>u< huhu……
    老总很型!

    回覆刪除
  2. 谢谢

    “皮古拉”就被盗用了

    咔咔咔

    回覆刪除
  3. 啊~ 我现在才明白“皮古拉”……///

    回覆刪除
  4. 所莫皮古拉屁股拉啦啦啦啦?><

    回覆刪除
  5. 话说我的屁股啦不小心皮古拉~都是X屁的错。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