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日 星期二

失忆(续)

米娅没忘记,按照习俗,婚礼宴客三天。

隔天早上,姨妈姑姐便又像上了发条的布谷鸟一样在厨房、客厅及院子忙碌起来。依然是昨天过来的远方表姐帮她梳妆。表姐很多话,即是米娅自始至终保持缄默,她还是能侃侃而谈。平日的米娅对于这些叨叨絮絮总是感厌烦,只将它当作缠人的苍蝇,不会去细听内容。但‘失忆’后仿佛身处异地的米娅当然得一反常态仔细聆听,因为这是不打草惊蛇而能获得资讯的方法之一。

是的。打草惊蛇。米娅很肯定有人设下了邪恶的陷阱。根据她的猜想,有人盅惑了她,让她失去两年(或更多)的记忆。目的为何,米娅暂时不能想象。她只知道这仅仅是起始。阿米尔是个可疑人物——虽然他看起来单纯而无害。他的出现和奕莛的失踪绝对有关联。

是谁在主导这出戏?在黑暗里偷偷嘲笑着她,任人摆布的命运……

“……你不知道,三姨母那时的样子多滑稽,像只大花公鸡似的……米娅,怎么了?还不舒服么?”表姐发现她在发呆。“唉。到底是吃了啥不干不净的东西,咋那么倒霉……昨天看你还高兴的,和咱聊天聊得多欢。转眼肚子一疼,立即变了个人。吓得我。”

“变了个人?”

“是啊。你还在和我说着你那新郎有多好多好,脸儿娇羞但神采飞扬。我多替你高兴啊,你找到一辈子相守的人啦……可怜我还孤家寡人,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对啦,那天陈婶……”表姐说着说着岔开了话题。

这么说来,昨天的自己的确认可阿米尔,还……嫁得心甘情愿?

米娅冷汗直冒。

对今天的米娅来说,他根本只是个陌生人,万万不能和他共度一生!

“……表姐。”米娅打断表姐的长篇大论:“昨天我在房间休息的时候,奕莛有到宴会来祝贺我吗?”她尝试问得像自己还在状况中。

“奕莛?谁?”表姐奇怪的说。

米娅的心凉了半截。

“没事。”她安慰自己。表姐住得远,鲜少来探望他们,说不定她没看过奕莛呢。虽然米娅心里可不这么认为。

她到大厅转了趟,他们都是自己熟悉的街坊。见米娅终于出来和大家聚餐,大家都争先恐后地问候她身体状况。

米娅陪着笑,一面和街坊们寒暄,一面环顾四周。不多时,她看见大厅中央酒席上不停猜拳灌酒的老伯和他安静文雅的妻子。那是米娅的邻居,也就是——奕莛的父母。奕莛并没有和他们坐在一起,但只要找到了父母,再问他的下落不就行了么?

米娅脚步急促朝着他们走去,好几次步子踉跄,差点撞到人。她很想知道,这两年来,奕莛和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都约定好了,最后新房里出现的人不是他?米娅的泪盈满了眼眶。遭遇诡异事件所受到的委屈,他都知道么?

老夫妇并没有注意到米娅忍住辛酸的表情,只是和一般客人一样说了些吉祥祝贺语,就恢复刚才的状况了。米娅装着闲话家常,和老妇人聊他家的农作物、牲畜……最后不着痕迹地问起她的家人。

“呵呵……我那大儿子么,明年春天要给我添孙子了。小儿子也差不多可以接手当铺啦。我这是,几乎都了了心愿了……”老妇人笑着说。

“哪奕莛……最近还好吗?”

“奕莛?”

“对啊。你最乖巧的二儿子。”米娅微微一笑,想起以前老妇人常常将奕莛赞上了天,叫米娅千万要抓着他紧紧不放。

但老妇人脸色都变了。“我从来都没有二儿子啊。米娅,你记错了吧?”

米娅的脸,刷地白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恍惚地回到卧房,然后害怕地哭了一整天。

天又暗了。阿米尔轻轻推开门,给她送来了一托盘美味的晚餐。米娅又伏在木桌上睡着了。

“米娅……”他心疼地抚摸米娅脸上的泪痕。那张熟睡的脸仿佛还抗拒相信现实的一切,躲在自己臆想中。到底谁是奕莛?

剧情顺利排演,谜底终究会揭开。乌云遮蔽月光,大宅里所有人都沉睡在梦乡里,没有人察觉,那双自认能摆布所有人的双手,在窗外兴奋得发抖。


3 則留言:

  1. 又是悬案一担?
    既然阿米那么温柔,嫁就是了,XD 。。。。

    回覆刪除
  2. "即是米娅自始至终保持缄默"
    即使 XDXD

    啊耶?没了?到底是怎样?

    回覆刪除
  3. 还剩一集就必须结束,嫁啦。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