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8日 星期四

囧童話之野天鵝(一)

聽說院裡來了個髒髒的小女孩,大家都爭先恐後地跑去看。

院長的辦公室外,百葉窗上粘滿了好奇的小頭顱。我拖著骨瘦如柴的右腳,想要擠進窗框邊,冷不防被一個壯實的身軀粗魯地撞倒。李俊豪回頭看我一眼,對我嗤了一聲,又繼續用他坦克般的體型堅守方寸領土。

門在這時候突然打開了,院長牽著髒髒的小女孩走出來,溫柔地對她說:“這些都是你的兄弟姐妹,他們會愛護你的。不要怕,不管你有什麼過去,從今開始這裡就是你家。”

小女孩微微抬起頭,我看見她濕漉漉的黑发下,墨黑如豆的眼睛。眼神裡是未沉澱的驚慌。

李俊豪從鼻子輕輕的哼了一聲,然後撇嘴笑了。

院長把她領到女生寢室,對較年長的陳以婷交代一些事情後就把小女孩留下,讓她獨自面對院裡女孩們陌生的熱情。她們圍繞著她,七嘴八舌地發問,好像她是一個新奇的玩具。但她怯怯的,沒有回答。就連名字也不告訴誰。

陳以婷大聲喝罵,把聚在門口的臭男生們都趕走。看到我的時候,她停頓一下,眼睛不自覺瞄向我萎縮的右腿,又裝作若無其事地轉到我臉上。
“小豈,快回去寫功課。”然後她碰一聲把門關上。

女生們把小女孩洗乾淨後,給她換上白色舊衣裙。那是群眾捐給院裡的舊衣,孩子穿不下了,或者想要新衣了,他們就將這樣的衣服打包好送給我們。院長說告訴我們盡量穿,因為倉庫裡還有好多,下個月他還要把一部分的送寄往鄰國內地。

裙子邊上有可愛的蕾絲邊,雖然有些脫線,顏色也開始發黃,但整體來說比大家平時穿的T恤短褲好看多了。小女孩穿起來,就像天使一樣,襯得她泛著粉紅的皮膚更顯羞澀。飯廳裡所有的男生只花了平常一半的時間把飯吃完,然後不管嘴角還有沒有沾著飯粒或菜汁,就嬉皮笑臉的湊到女生的桌子去,逗那女孩說話。

然而她只低頭不語,小口小口地吃飯。

陳以婷放下飯碗站出來,像只發怒的母雞,叉著腰把男生都罵走了。

我沒有和大家起哄,洗澡後發疼的腿使我不想走動,胃口也沒有了。疼痛並沒有因為吃飽飯而舒緩一些,反而漸漸擴張領地,直至晚上,整個大腿以下都在抽痛。黑暗暗的寢室裡只有此起彼落的,安穩的鼾聲。我忍住嗚咽,把右腿抬下床,想要到花園裡找個角落痛快哭出來。要是在這裡把李俊豪吵醒了,不知道明天的早餐裡會加了什麼奇怪的東西。

花園裡並沒有路燈,黑乎乎的,只有宿舍廁所通風口透出來的白光,被百葉窗玻璃割成一條條,落在附近的矮樹籬上。白天從樹籬這頭便可清楚的瞧見花園中心的人工小塘。水面長年泛著淡綠色的泡沫,像層薄膜覆蓋了幽幽綠水。每當下雨,那層油沫會被雨點打散成拼圖似的小碎片。雨停後,仔細一看就可見水面下浮沉悠遊的蝌蚪,還有上岸乘涼的吉米——一隻大蜥蜴。吉米應該歲數很大了,皮膚粗糙如樹皮,身體遍布墨色斑點,神態莊重。但是它太醜了,年紀小一點的孩子都不敢靠近池塘。

廁所的燈光照不了那麼遠,除了臨近的花草被零碎的白影眷顧,花園裡一片黑暗。我還要再走遠些,繞過池塘到對面沒有影子的角落去,於是按著小腿停在一旁,等眼睛完全浸沒在黑暗中。挪動腳步前,我看見逐漸可辨的池塘輪廓中,有個影子動了一下。我的心臟突的跳到嗓子眼——是什麼?


(待續)

1 則留言:

  1. 解洁解洁,快点写“下”!
    (扮小孩X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