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6日 星期日

陸(人魚後續十六)


戴維吐出淡淡的煙圈,一股刺鼻的咖哩味瀰漫開來,我冷不防打了個噴嚏。

大叔居然把咖哩葉當煙草?

“不是咖哩葉,是咖哩煙草。”戴維又自顧自回答我心裡的問題。

我啞口無言。要說的話都被他全部截斷了,他比我肚裡的蛔蟲還恐怖。這樣下去我會漸漸習慣不說話,口臭猶勝宿便,或者有一天出門買日用品,會和商店老闆對望半天,用念力跟他說我要買什麼(老闆暗罵神經病我鬼知道你那麼深情望著我要做什麼)。

“戴……”

“研究助手,月薪五百,包食宿。短期長期都無所謂。”

我什麼都還沒說!

“拜託讓我自己講好嗎?再不開口我會瘋掉。”

戴維一頓,說:“習慣了,改不過來。”

我很想瞪他,但現在他是老闆,吃人嘴軟拿人手短,還是忍耐忍耐比較好。

“你表情太豐富,很難不看穿你在想什麼。”戴維走過來,拍拍我的腦袋:“小子,別太情緒化,對你有好處。”

語畢,他走到園裡,從榕樹盤結的根部中掏出一串鑰匙,又出門了。

戴維離開後,整棟房子靜悄悄的,只有植物園裡傳來不間斷的蟲鳴。似乎沒有別人在。大部分陽光被樹蔭擋掉了,屋裡又沒開燈,門口像深沉的黑洞,吸引著我的好奇心。

我不禁思索,他一個人在偌大的植物園裡到底搞啥研究?

聽他的語氣,助手其實可有可無,也許只是普通的品種改良還是駁枝什麼的。我看過有人把一棵九重葛拼成五顏六色的,讓人買去炫耀。大概就是這種工作吧。

說好奇,我也沒有真的鬼鬼祟祟去偷看。畢竟我是個好員工,不會隨便丟下手頭上未完的工作去玩。

洗瓶子的時間過得非常快。我檢視洗好的瓶子,刷乾淨不小心洗漏的泥或青苔。做完了這些,戴維仍然未歸,於是我找了塊乾抹布,一個一個瓶子擦乾,直到它們發出吱吱聲響。

“神經病……擦那麼乾淨幹嘛……”我自言自語,非常不理解自己在做什麼。

正當我準備把晶瑩剔透的玻璃瓶疊放成雙峰塔的時候,有人騎著腳踏車進來了。那人有島民的標準膚色,身材略胖,大約一百六十公分高,穿著唐老鴨的T恤和粗布短褲。我看看車籃,裡面有大把蔬菜和水果。

看見我,他錯愕地皺著眉頭,眼睛瞪得老大,像極了一隻八哥犬。因為對方不是女人,所以我不客氣地瞪回去。片刻,他收回視線,也不搭理我,撐好腳踏車便提菜進屋。

有陌生人進來了,老闆不在家,我是不是應該幫忙看門?

我扶著門框,探頭進黑漆漆的屋內張望,胖子卻不見了踪影。心裡正納悶,屋外傳來開水喉的聲音,我便又走出去。

胖子套了一條水管,正在替園裡的植物澆水。他捏扁水管,按照次序一區一區地灑;遇到較小而嬌弱的花草時,便用手擋掉水的沖勢,熟練得很。

我恍然大悟。“兄弟,原來你也在這裡打工啊。”難怪戴維不介意我做多久,頂多讓這位兄台把工作全攬上就是了。

胖子恍若無聞,默默工作。

“大哥,你在這兒做多久了?”照先來後到之分,他是我的senior,客套話先說幾句總沒錯。但胖子完全不理睬我,好像我和他不在同一個空間似的。

“他不喜歡和陌生人說話。”戴維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小心翼翼地把肩上的麻袋放下,露出一堆裝污水的瓶子。他交待胖子把瓶子拿去貼標籤,然後叫我順便學。

胖子默默聽完,便徑自拖了麻袋,穿過院子繞到屋後。

還真的完全當我透明。

我跟上去,幫他把瓶子一個一個拿出來。他連正眼也不瞧我一下,從殘舊的木桌抽屜裡取出白色貼紙,專注地寫起標籤。

“嘿,我叫阿橘,怎麼稱呼你?”
“……”

“今天天氣不錯。”
“……”

“你剛才去買菜?”
“……”

“街上咖啡店的老闆好嗎?”
“……”

戴維這時候走出來。

“陸,晚餐。”

胖子又多拿了一疊貼紙,放在麻袋旁邊,然後去煮飯。

原來他叫陸。我撿起貼紙,左右翻看。那應該是給我用的吧?

“先拿你的東西去房間。”戴維說,邊點起咖哩煙斗,領我到屋裡去。

木屋劃分成兩個部分,前面是客廳和兩間睡房,後面是廚房和廁所。其實廚房只剩半個可用,另一半被兩個高至屋頂的木架佔據了,上面擺滿各種實驗用具。兩個不同功用的空間被一大塊透明塑料布隔開來。

陸正在廚房裡忙碌地洗菜切菜。雖然知道他已經習慣在窄小的空間大展拳腳,但他團團轉、小心不碰翻東西的樣子還是很滑稽。

待看到前廳的光景,我不禁想起了陳宇倫。

整個客廳都堆滿了亂七雜八、但一看就知道和研究實驗有關的東西(還有植物殘骸),它們霸占了九十巴仙的地板,寸步難行。

戴維用腳踢出一條小徑。我望著他的背影,心想,這人根本就是陳宇倫的中年版。

兩間睡房,其中一間是戴維的實驗室。

“所以我們三個人要擠在一起睡?”我打量起唯一可用的睡房。地上沒有床,只有草蓆和躺下去就碰到地板的老舊棉褥。

“只有你跟我。”戴維叼著煙斗,含糊不清地說。

“陸睡哪裡?”

他用下巴指了指牆邊收起來的吊床。

“為什麼陸有特別待遇?”

“貼完了標籤才吃飯。”戴維走出房間。

我的老闆大小瞅,這是當晚我得出的結論。

晚餐吃完後,戴維又丟了幾樣工作給我。而陸閒得很,在客廳裡清出一小塊地方,盤腿坐著看書。

我邊從雜物堆中挑出樹葉和樹枝,邊偷瞄他看什麼書。

Molecular……Genetic ……”

陸猛地抬起頭來

我以為他會開口說些什麼,可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又低下頭繼續遨遊書中世界。雖然才幾秒,已足夠我看清楚他眼裡的信息,翻譯成中文字就是:不要踩到我的地盤,吼。


4 則留言:

  1. (小小聲)我谷網上書店,隨便放的名字……

    回覆刪除
  2. 咦?抱歉>.<

    謝謝你等~

    (背景音樂:對不起謝謝)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