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9日 星期二

河童·童童(人鱼后续)

她是个很爱发问的女生。

寻人启事刚贴上去不到一天,我坐在泳池畔,看见她神色慌张在门口张望。她瞧见我,眼神发亮,兴奋地小跑步过来,途中还撞翻了一排拖把。

“啊你!”她揉着脚上瘀青,右手指着我说:“你一定是那个阿橘了!是不是?”

真没礼貌,这家伙到底来干嘛?踢馆?我心想。

“晴晴是谁?”她没头没脑的一句,一点也不客气。这人唐突得过份——晴晴是谁我干吗得告诉个说话咄咄逼人的怪客?于是我白眼一翻,干脆倒在地上小憩,打算不理不睬。

“喂!我看了你的寻人启事,这世上真的有人鱼喔?”

不理。

“那个叫晴晴的女生真的是人鱼吗?除了你,其他人都不知道真相吗?”

我打个呵欠,翻身继续躺。

“喂阿橘,别人看了都说你在吹牛,只有我相信你喔!”

这句较中听,可是又怎样呢,我又不求你相信。

“……”

突然背后被人用力踢了一脚,我还来不及反应就‘咚’的一声滚进泳池里了。

“靠!你谋杀啊!”我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呼吸,觉得这辈子没有那么生气过。谁料她居然高兴地说:“哇!你终于肯跟我讲话了!我还以为你口臭才不说咧。”

……此时此刻,我很想把她的头塞进马桶冲掉。

“你可不可以不要酱白痴?你读那么多年书都读在猪身上了?”我开始口不择言。

“我又没有读过书。”她嘻嘻笑着:“我爸说我还小,人类会把我骗去煮咖哩,所以他都不让我来这里。”

“煮咖哩?你还真的是猪啊?”

“不,我是河童。”

我忽然觉得这家伙不像在诳我。晴晴带给我的后遗症——现在我连神话都当成历史故事来读了,她说她是河童,有什么难以置信的?

“证明。”我说:“你的碟子咧?”这时我才注意到她戴了顶鸭舌帽。她毫无防备心地嘻嘻笑着摘下帽子,一片洁白的瓷碟端正镶在头顶。我忍不住想伸手触摸,她却迅速把帽子戴上。

“不可以动啦!水干掉的话我就死了!”她嚷着。

如心脏般重要的碟子居然还这么大方展示给陌生人看,这家伙不是胆太大便是太单纯了。

“笨蛋,以后不要随便给人看碟子。”我的语气和缓了些。想到她和晴晴一样是非人类,我就不忍心对她过于苛刻。算是,看在晴晴份上。

她眼珠子滴溜一转,又问:“所以真的有人鱼哦?”

“你烦不烦啊?你不是说相信吗?”

“相信啊!所以真的有喔?”

“是啦……”

“真的?”

“都讲真的咯!”

“真的咩?”

…………

河童一直不肯告诉我她的名字,她说从小她爸便告诫他,不能和人类过于亲密,因为人类都很爱吃野味。

“叫我童童咯,嘻嘻……很好听不是?”童童和晴晴,她们都不像人类那样绞尽脑汁为自己取‘有深度’的名字,而是随便找个字乘二便了事。也好,容易记。如果她们一个叫昕珽一个叫芮洺,我才会吐血。连读都不懂怎样读哇!

童童原本住在巴生河(啊!那种河也可以住得下去?),和爸爸吵架后离家出走躲到城市里。她漫无目的的晃啊晃,不知怎的走到这儿附近,听到有人谈论人鱼和寻人启事,就兴奋得立刻找来我这了。

“我住你家啦!”童童高兴地自作主张。“你家有水吧?有浴缸吧?我睡浴缸就好,不会太占空间的。”

“我家只有马桶没有浴缸。”

“你邻居家咧?”

“难道你要我跟他说:‘对不起,你家浴缸借我安置河童一阵子’吗?傻啊!如果我没有被当作神经病,那就是人家被吓死了!”

最后我们到超级市场买了个大盆,刚好河童的身形本来就很矮小,她蜷缩一下还可以塞得进。倒霉的我,穷学生一个还得自掏腰包照顾她饮食起居,偏偏她只吃活鱼虾水草,我上哪找?只好半哄半逼地叫她将就一下,吃甘榜鱼和蕹菜(空心菜),至少这些我还勉强负担得起……

菜市场的安娣们和我越来越熟稔,他们以为我在家养了一只大龟。我嘿嘿笑敷衍,说不出口我养的其实是河童。

她在我家几乎闲住了一个月,天天缠我带她出去见识,也不体谅我还只是个需要天天上课的学生。不可能丢下她不管——难道真的由得她被人骗去做科学研究(或煮咖哩)?我只好一再厚脸皮的央求同学帮我签出席表(到后来他居然连我的学号、身份证号码、签名……等等都已经背得滚瓜烂熟)。完蛋了,这学期白缴学费,成绩积分少过一都有可能了。

“喂,你什么时候要回家?”我常常暗示她别住太久,不然我很快就穷死。

她嚼着生嫩的空心菜,眼珠一转:“啊你说如果一个人盲肠炎赶着进院,途中却遇上车祸断了腿,你说医生会先帮他接腿还是割盲肠?”要不然就是:“人鱼和人可以混血吗?如果可以,那猴子和人呢?”

“喂!不要顾左右而言他!”

“顾左右而言他?为什么不是顾上下而言你?”接着她开始思考,任我叫嚷都听而不闻。好家伙,明摆着赖死不走了!

不要紧,我帮她找工作,让她学习自力更生就好了。

一个河童在人类的社会能干些什么活儿呢?我立即想到可以把她抓去巡回世界展览,不然高价卖给科学家……喂喂,电影看太多被教坏了。不行,我们人类得和善地对待外族,才可以在其他动物族群中挽回一丁点声誉(这种东西老早没啦)。适合她的工作——让她去水族馆打工?她会把人家展出的水族都吃光。

我翻开报纸的分类广告版,征人的工作不外乎家教、秘书、推销员、技工……等等,没有一项符合她的条件。

我不禁想起晴晴。在人类的世界她表现得比人类还要优秀,生活费学费都是自己打工赚回来的,半工读对她的学业一点影响也没有。对于人类社会,她甚至懂得比我还多……啊,真惭愧。初来乍到时,她也像童童一样吧?和人类格格不入。像一条鱼到了岸上要把腮舍弃、再学会用肺呼吸一样困难,这样熬过来的晴晴早就遍体鳞伤。

因为水压,人鱼在海里都不会哭。晴晴花了多长的时间才止住了眼泪,让自己适应这个世界的压力?而我认识的晴晴,那个时候已经坚强得不会哭了。

“喂,你不哭吗?”我问童童。

“哭什么?为什么要哭?”她天真地问。

人类社会里的人鱼都有悲剧的结局。河童呢,或许比较像打不死的蟑螂。

如果晴晴不是人鱼,结局会改变吗?我们还会不会那样相遇,最后你还会不会那样离开我?

晴晴,我很想念你。


《寻人鱼启事》

10 則留言:

  1. 昕珽(xin1 ting3)?芮洺(rui4 ming2)?
    我还特地去查字典……


    可不可以
    顾前后而言我?

    回覆刪除
  2. 我要
    顧{偏西30度}{偏東60度}而言他

    回覆刪除
  3. 这就是天分~

    回覆刪除
  4. 没有叶绿素那张叶子:
    你还真的很得空喂。那个关于‘除了吃喝玩乐你还懂什么’的forward message,想必你也逐字查?

    源:
    哪里可以酱,教坏小朋友。啊不是,教坏河童。

    猫:
    你还真的看故事看上瘾了……?

    回覆刪除
  5. 我也看上瘾了。咔咔。
    不然酱,你写,我留言(不敢说评)。
    嘿嘿。

    回覆刪除
  6. 只要是字我都看。卡卡~

    回覆刪除
  7. 哎哟一时放错名了。。。汗~

    回覆刪除
  8. 米蝇:
    不要顾上下而言我,拖稿要拖过年了!>.<

    猫:
    自曝行踪……

    回覆刪除
  9. 红豆泥?!
    酱说我可以拖过年噜……
    (顾内外而言你:P)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