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6日 星期二

孤独乔治

(照片取自网上:光明日报)
我已经蹒跚的绕了一周,

今天,
路过的花儿,草儿,还有鸟窝蕨也低下了头,
大树,阳光,还有不会太凉的微风,
一声,他们呼唤我:
乔治

我总是有办法听懂他们的语言,
然而自己的,尤其是深深埋在DNA里的那些,属于自己族群的语言,
他们听不懂。
没有人听懂。

大树问我:so, have you had any last words to utter?
我用着属于大树的淅淅嗦嗦的语音
(事实上我的乡音再也没有谁能学得上)
说:
想跟阿美说,我对不起。

阿美肩负重任的,许配于我,
可惜我不想糟蹋阿美的真情,
都怪我心系100年前的她,
只是她无法陪我到终老
怪她太狠心留我一个在世上之际,
我也对阿美太狠心。
“你走!”,我望也不望她一眼,
而欠了一句,现在很想说的
“对不起”。

孤独乔治。
从此以后他们这么呼唤我。
大树复问我: Is that all ,孤独乔治?
我仰起头,拉直了褶褶皱皱,层层叠叠的脖子
深深的纹如同深深我的生命线
线条分明,独立,孤独....
骤然烫平。

点点头。
也够了。

我又在这个园子里,多绕了一周
不小心在生命里,又绕了一周
孤独的,绕完一周


7 則留言:

  1. 乔治的悲情。不过他好豁达。

    回覆刪除
  2. 不懂为什么我很喜欢乔治。很伤感但是就是很喜欢。

    回覆刪除
  3. 那么深的孤独。






    给乔治立座贞节牌坊(误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後來喬治市成立了。
      yeowlong

      刪除
    2. 还有乔治市咖啡和其他周边产品。@@

      刪除
  4. 读完之际,有股孤独的回音。孤独的,乔治。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