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7日 星期五

晴晴的秘密(人鱼后续二十)


“晴晴的未婚夫,是一条蛇?”太荒谬了。

“不,他是人鱼。人鱼严禁异族通婚。”听到这里,我的心沉了一下。

陈宇伦继续说:“你看到的蛇,其实并不是真的,只是幻影。”

“怎么可能,别告诉我那是用OHP投射上去的。”

陈宇伦转过身,让我看他赤裸的身体。

“干嘛?”我眼角抽筋。

“刚才我被那条蛇咬了很多口,对不对?你看,一点痕迹都没有。”

我打量他全身,只有少许瘀青,完全不见獠牙造成的深圆创口。

“人鱼擅长制造幻觉,刚才你看到的那场打斗,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巨蛇,是他制造幻觉把本体放大、变形,同时用催眠暗示敌人‘幻影的力量是真实的’。所以,即使我知道对手是假的,还是被咬得很痛。”

“龙身也是幻影?”

陈宇伦眯起小眼睛,说:“老兄,龙身是我的本体,我本来就长那样。不然为什么我变回本体的时候会把衣服撑破,结果现在要bogel?”他摆了摆光溜溜的身体。

“先脱下来不就好了。”

“晴晴一打电话给我,我就立刻冲过来了,哪里来得及?”他在舢舨角落找到一块抹布,暂时绑在身上,遮住重点部位,然后又得意地补一句:“如果我慢慢来,你早就淹死了。”

陈宇伦和我回到植物园时,戴维已经在家了,陆脸青唇白的瘫在沙发上。戴维让陈宇伦自己去找陆的衣服来穿,自己点了一管烟,坐在门槛上缓缓抽着。

对于我擅自开船出去一事,戴维什么都没说,脸上也看不出生气或不耐的表情。

“抱歉。”

“鲁莽行动,只会给晴晴带来麻烦。”戴维看我一眼,说。

“你认识晴晴?”我震惊。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留你在这里工作?”戴维说。

我望了望泻得神志恍惚的陆,说:“陆也认识晴晴?所以是他通知晴晴,说我去了红树林?”难怪。晴晴知道今天恰巧是她未……那条暴力蛇回乡的日子,所以急忙通知脚程(?)较快的陈宇伦去找我。

戴维没有回答我,只是说:“别傻傻自己去找危险了。晴晴的事情,让她自己解决。”

我沉默。

“她让你等,”戴维悠闲地抽着烟,说:“相信她就好了。”

我冷笑了一声,说:“不可能。”

戴维第一次以困惑的眼神望着我。

“就算我相信她,也不可能不闻不问,什么也不做。”我站起来,无法压抑激动的情绪,说:“不是一句信任就可以袖手旁观,眼睁睁看着家人朋友在水深火热中痛苦!”

“不经历痛苦,要怎么成长?”戴维平静地说:“你们人类,就是太自以为是,替孩子承担所有的苦痛,才会导致这一族越来越无知与软弱。”

我愤怒地说:“你们这些妖怪,怎么可能理解人类的情感?!”

戴维脸色变了,他也站起来,脸上的须髯陡地膨胀蠕动,露出狰狞的本相。

“吼!!!”千钧一发之际,龙头人身的陈宇伦跑出来,更野蛮地制止了我们。

陈宇伦收起獠牙和角,铜铃眼缩回一条缝,说:“好心你们……冷静一点啦!”

……不冷静的是你吧。

“老实说,戴维,晴晴究竟在搞些什么?知道了,我们多多少少可以帮上忙呀。”陈宇伦说。

戴维轻蔑地望了我们一眼,然后又看了沙发上的陆一会儿,然后说:“让陆先回房去休息,我再告诉你们。”

戴维又点了一管烟,将晴晴独自承担的秘密,缓缓道来。

晴晴的婚事,是早在她离家到外求学前,家族替她定下来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某天晴晴回来解除了婚约,只说了一句话。

“我不能离开有那个人的城市。”她说。

这句话,等同叛族。

族人一致激烈反对,并意欲将她禁锢在领地里,强迫她履行婚约。

“什么年代了,还有这样的事情?”我皱眉说。

“你不了解人鱼一族,就没有资格批评。”戴维正色道。“人鱼严禁与异族通婚,有无可奈何的理由。”

我摇摇头。

“知道恒河吗?”他突然问了一个看似完全不相干的问题。

“印度那条很多尸体的圣河。”我说。

“没错。恒河是印度人的圣河,他们认为浸在恒河中就能吸洗净一个人的罪孽,于是很多信徒把人火葬后的骨灰撒入河中,甚至直接把尸体和陪葬物抛入河里。每天有数以万计的人在恒河里一起沐浴。然而,这一条严重污染的河流,却很少听说有人饮用过后会中毒。”

“嗯。据说恒河会自动净化。”

“恒河里有一种物质,可以净化这些污染。”戴维说:“与这种物质有相同功能的东西或生物,其实遍布世界各个角落,专司监管大自然的平衡。而人鱼,是其中之一。”

“意思是,人鱼是大自然免疫系统里重要的component?”

“然而,从几个世纪前开始,人鱼的基因却出现了问题,繁殖能力越来越低。大约一百五十年前,美国发生了一起屠杀事件,加勒比海域某个人鱼大族遭灭。”戴维望着我,眼里露出厌恶的情绪,说:“当然,除了参与其中的杀戮者,没有一个人类知道这件事。”

我内心一寒。能够将所有消息封锁的,谁才有那么大的权力?显而易见。

“总之,人鱼的数量骤然大幅度减少。他们不得不藏匿行踪来保护自己,并且绝对不与外族通婚。”

陈宇伦点点头,说:“就好像,如果和不同科属的人类结婚,当然生不出小人鱼或小鱼人,白白浪费了延续物种的机会。”

人鱼一族,是晴晴挚爱的家人,她绝对不能、也不会背叛;但,人类的城市里,也有一个她这辈子都无法舍弃的人。

“晴晴……很痛苦吧。”我喃喃地说,心纠结成一块。

“废话。”戴维瞪了我一眼。

“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所以她来找我了。”戴维感叹道:“这家伙最初意识到这个问题存在的时候,没有哭哭啼啼,直接来问我,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变基因。”

“她想变成人?”陈宇伦说。

戴维反问道:“你想变成人吗?”

陈宇伦果断地摇头,说:“我现在的人形,只是为了在人类社会能够方便行事而已。”

“所以,人鱼想变成人,只是人类的童话故事。”戴维语带讽刺地说。

虽然听起来不无道理,我却忍不住哼了一声。因为我也是个自以为是的人类。

“晴晴要求的,不是改变她自己的基因,”戴维继续说:“而是整个族群的基因。”


8 則留言:

  1. 将阿橘改基因变成人鱼不就行了?

    回覆刪除
  2. ……入赘的意思?可是人家也有老豆老妈也觉得身为人很好……

    回覆刪除
  3. 够力,我们科学家是不会破坏整个族群的基因的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另果醬,不是把整個族群變成人啦……=w=

      刪除
    2. 啊,那么, 是变成鱼??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