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1日 星期五

海子、时针、憧憧、狴犴和芥末


以前很喜欢玩这样的游戏:翻字典,随意挑几个生字新词,用它们来写短篇故事。本来是毫无主题地乱写,却往往有出乎意料的成品,有时甚至像测字般蒙中心中所想,刚好解惑。

来试试看?

【海子、时针、憧憧、狴犴、芥末】

p/s:芥末是一定要的……:p

来抛个砖:
时针指向六点,天色渐渐暗了。海子泛起浪,将一波波金黄涌向夕阳。陆地上已是一片暗紫,狗尾草在起舞,影憧憧,摇曳之中彷佛藏着一头伺机待动的狴犴,金光泄露。 
“要不要来点芥末?”左摇了摇酱瓶。右掰开汉堡,让左在上面挤了一圈浅青色的芥末。

夕阳很快地沉入地平线。右咬了一口汉堡,呛得飙泪,看向左模糊的脸,只剩下轮廓的金边。左看日落看得很入神,好像再多一会儿,他的灵魂就要被那一道光摄走了。 
直到天完全黑了,伸手不见五指,左才站起来。 “走吧。”他伸出手,右摸到了,借力站起来。踏上软泥,两人互相扶持着,往湖心盘跚走去。 
湖水冰凉如昔,右踮脚昂头,让敏感的耳朵离湖面远一些。左握着右的手,是湖水中唯一温暖的物事。 
“怕不怕?”左的声音轻轻从耳边传来。

“嗯。”右模棱两可地应了声。脚开始越陷越深,左摸索到右的眼睛,无声地亲吻右的眼皮。

“芥末日快乐。”左带点愉快的声音从右的额上漾开,湖水也变暖了。


28 則留言:

  1. 厌烦的事情总是很多。他想。

    不是,他不是什么文字洁癖,但是,对于别人没有用大脑想想就用尽喉咙肌肉用力挤出来的声音,他很感冒。

    比如说,当他一个人想安安静静的去看那套叙述少年如何在漂流的时候依赖大海子孙存活的时候,坐在隔壁的女人,指着船上的生物,大声地喊:狴犴!

    又或者,他跟朋友起了争执。“憧憧”这个词是源自日本!他礼貌的解释,拿出一大堆文献证明,没有大声地控诉,但脸因为肌肉僵硬的关系,开始发红发紫了。他朋友始终不相信。

    为了让自己快乐一点,他的时针永远都跑得比别人慢一点,这样的话,即使别人迟到了,他也不会太难过。晚间新闻或连续剧准时播放,他慢一点才扭开电视,省去前面那些没有意义的片头曲,或重播,或简要,或祝福。

    他在乎内容,对于那些随口说说的,或者没有文献考察的,或者没有用心的,他很感冒。
    但是,厌烦的事情还是很多。

    这两个月来,大家都在呼唤他的名字。天啊,每听见一次,他心里就大喷嚏一次。我的名字不是让你们那么来滥用的。

    今天更甚,走在街上,扭开电台,打开面子书,都是这两个字。

    他忍不住了,说:
    我叫芥末,但今天不是我的生日。
    Boku wa wasabi desu, demo,ima wa danjobi ni janai….

    回覆刪除
    回覆
    1. Kyowa wasabi no tanjobi desu!XD tanjobi omedeto!

      21日過了真是太好了,那些小說被人當成信仰的事,也可以告一段落,不必眼煩耳煩心煩。

      另外,拆字式造句法出現了!!!“大海子孫”>.<

      刪除
    2. hai hai! 是"kyowa",不是"ima" >,<

      你的海子很难啦。而且阿派正当红啊!就...

      太多不实就变成了事实,偶尔挺厌烦的。
      啊,22日真好!

      刪除
    3. 憧憧這個詞是源自日本 =_,=
      可以醬造句嗎??
      老師!我要檢舉!

      刪除
    4. 哈哈,我来乱的啦。
      主要是我想不到“憧憧”的造句 >,<

      刪除
    5. 另果酱这篇有说出我的末日心声……听到太多芥末会烦,这应该不是强迫症吧?不是吧?不是……吗?(跪倒)

      刪除
    6. Y(^_^)Y
      开心点,终于都没有人再提末日了,不是么?

      刪除
  2. 界過素自殺卡位的意思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世界末日之前自殺去天堂卡位

      刪除
    2. 人家只不过想去浸浸冷水而已(耸肩),没有那么负面的想法。

      刪除
  3. 又是午後,陽光溫暖得讓人打呵欠。

    風緩緩拂過,海子泛起粼粼波光,輕輕拍打在岸邊的腳丫上,一下又一下,溫柔地抹去沾在腳背上的細沙。半晌,笛聲悠悠響起,像是在訴說著什麽,執著而堅定地往湖面飄去。悠遠綿長的樂曲和著水面上的漣漪,圈圈蕩漾開來。

    遠處大鐘樓的時針隨著重複許多遍的曲調在大理石上匍匐前進,緩緩爬過了半個鐘面。而湖面始終毫無動靜,只是耐心地裹住每個音符下的思念,然後分解,消散。

    笛聲從平和安寧直到後來越見哀戚,草帽下那雙眼睛卻始終一如既往,執著地凝望著同一個地方,只是在每個音階的轉換間,淒厲地控訴著他的不甘。

    “太郎,我要走了。”

    天色開始變暗,黑夜搶先進駐湖邊的樹林,樹影憧憧,平添一股詭譎氣氛。笛音終於緩緩散去,徒留一個身影頹然站在水中,久久。

    “聽說明年的今天是世界末日,到時候如果你還記得這首曲子,就來找我吧。”

    黑夜吞噬最後一點陽光以後,泡得發白的雙腳終於動了。

    “要是在天地崩塌之前,可以再一次聽得到你的笛聲,那就好了。”

    動了動僵硬發麻的腿,他開始一步步往執著的方向而去。

    “如果你來,我會讓狴犴去接你哦!”他還記得她當時頑皮地眨眼,只是她眼中閃動的淚光太刺眼,刺得他別過頭不願去看。

    “要記得帶我愛吃的芥末!”她輕輕捶一下他的肩,就像往常許多個日子一樣。只是這一次卻把彼此的淚都震落了。

    在水中浮動的腳步依舊固執地往前。緊握的手不知什麽時候鬆開了,手中的笛子滑落,濺起一朵水花后,沉沒。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奇幻版……浦岛太郎和公主吗?
      到底是多少年没写了?!TvT

      刪除
    2. 其實是寫到最後才覺得可以套上浦島桑 =w=
      自從…………vitas開始就沒有交功課了哇哈哈哈

      刪除
    3. 紫叶你再不交功课我就赢你了>,<
      我倒是想起加勒比海海盗最后一集那一幕的分离....

      刪除
    4. 我交了咩 TvT
      可是現在開始交功課都不算數鳥 TWT

      刪除
    5. 对吼,都不算数了Orz……可是跟回老样子很不整齐啊。

      刪除
    6. 不然……有交了功課的人就在文章的標籤裏面加上? TVT

      刪除
    7. 真的去加上了……Orz

      写在回复里的意思,其实是让客人也可以一起玩,但貌似没人响应。
      TvT

      刪除
    8. 停在25醬久終於又增加了 TVT
      以前friendster玩的時候有固定班底,現在固定班底都跑了

      刪除
    9. 不服气就丢十篇来啊~固定班底有一天会回来的,现在人生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他们去做,所以留下来的人要好好替他们撑着啊!!!

      刪除
    10. 乐观点。
      我也不就是你们招感的呀。
      撑着啊啊啊。

      刪除
  4. 《芥末》

    午夜两点,空气依然闷热。
    那头哀嚎着的狴犴已经渐渐地没有了声音。
    整条村落都闭着门,没有一间透出灯光。

    芥末把手上的时针扳回两小时前,在狴犴开始逃命于海子们的围困;
    它只是不小心在海边太累睡着,醒来时发现第一个海子已经在它十尺以外。

    时间正在替芥末准备强制回跳的空间荡能。
    有个人悄悄的走近芥末,他却没察觉。
    夜越是闷热。

    回覆刪除
    回覆
    1. 《芥末2》

      那么闷热的夜里竟有人在海边准备烧烤。

      乔治把芥末涂在狴犴上,海子们依然畏缩在旁不敢离开。
      乔治也未免太过大胆。

      不知是哪个海子开始的,他们低声哭泣,因害怕而哽咽的声音响彻村落每一个角落。
      村子里依然没有漏出一丝火光。
      滩上的材火劈啪飞扬,和着哭声,除此再无他声。
      海面纹风不动,今天刚好是满月,看着海面的倒影简直会有两颗月亮的错觉。
      乔治看着烤着的狴犴,忽然大声唱起难听的歌。

      乔治颇有点七月歌台的表演架势,
      根本没有人敢出来做观众。

      刪除
    2. 《芥末3》

      乔治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无法张合的眼皮已经因干涩而流出泪水,蒙了眼睛。

      芥末笑着捧起乔治的头,用一双大拇指抹过乔治的眼睛;
      “哼!!!”乔治哀嚎。

      其实醒来的芥末已经不是之前被乔治折磨致死的芥末了。
      之前的芥末的确已经死了。

      海子们早瓜分了烤熟的狴犴,现在围到乔治身边,憧憧欲动。

      芥末掏出一个掌心大圆形的物件,食指往中心挖了一块。
      海面和天空上的两轮明月忽然中心也空掉了一块,迅即缝合。

      芥末把食指上的东西抹进了乔治嘴里。
      ‘无边渡浪’他说。

      月亮如星光闪烁。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