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3日 星期四

囧童话之小红帽



“叩叩叩。”小红帽敲了敲木门,把耳朵贴在门板上聆听。没有人回应。她再敲了一会儿。屋里传来一阵无力的咳嗽声。

“奶奶?”她轻轻推了一下,木门吱呀地开了一条缝。她警戒起来,往后退了两步——治安不靖,奶奶不可能那么疏忽。

咳嗽声又出现了。她循着声音,悄悄绕到屋旁,小心翼翼往奶奶的窗里瞧。房间里亮着灯,大床上厚厚的白棉被像雪般堆着,露出奶奶苍白的脸。

奶奶皱着眉头,眼睛紧闭,从喉头又挤出一声闷哼。

“原来奶奶突然生病了!”小红帽心想,赶紧进屋,冲到奶奶床边。

奶奶病得浑浑噩噩,没发觉小红帽的到来,一个劲儿在咳嗽,嗓子已经沙哑得像被火烤过。小红帽连唤了几声,奶奶都没反应。

她伸手探向奶奶额头,吓了一大跳。

奶奶的脸,不是火热滚烫的,而是诡异的冰凉。

小红帽的手一抖,奶奶的头便跟着动了一下,接着骨碌碌滚到床底,在雪白的被单印下一道血轨。

被单里依然规律地传出低沉的咳嗽声。

她的腿软了,一下子瘫坐在地,眼睁睁看着灰色的野狼挣扎着掀开棉被,血腥气味瞬间涌出来,占据整个房间。

野狼眸里闪着阴森绿光,慢慢逼近她。面对另一顿美餐,它咧嘴笑了。唾液从利齿滴下,落在小红帽的小腿肚,温热,却引起她恐惧的颤栗。

“啊啊啊啊!——”她绝望地大喊,泪如泉涌。

狼正要扑上去,一条黑色的影子比它更快地冲来,张口就咬住它的咽喉。

“砰!”

一阵硝烟散去,狼在抽搐中渐渐断气,而那只黑色的猎狗还不肯松嘴,边扯咬边甩动头颅。

猎人走向狼尸,因为肚腩太大而有点困难地蹲下来。他慢条斯理地剥狼皮,手法却不太好,可惜了那身漂亮的皮毛,最后变得千疮百孔。

“谢……谢谢……”小红帽意识到自己刚从鬼门关回来时,激动得几乎无法言语,只能呜咽着,勉强挤出两个字向猎人道谢。

猎人这才发现小红帽,盯着她打量了好一会儿,然后伸手扯断了她颈上的金链。

小红帽这下真的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猎人把金链放进口袋,扛起猎枪和狼皮,呼唤猎狗,头也不回地走出木屋。



6 則留言:

  1. 回覆
    1. 赞同紫叶。
      这里的童话从来都不是“童”话。>,<

      刪除
    2. 突然感觉我们都好黑暗(崩溃跪地)……

      刪除
  2. 你们把我的童年还来~~=3=

    回覆刪除
    回覆
    1. 呃……货物出门恕不退换。=w=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