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1日 星期四

实验(人鱼后续二十一)

戴维说,晴晴知道把人鱼变成人类,是天方夜谭。她说的改变全族基因,是指将出了问题的基因重新导回正轨。这件事无法拜托人类世界的科学家,她只好求助于戴维。

戴维答应了,也开了条件。

“什么条件?”

“当白老鼠。”

心下一凛。晴晴怎么可以轻易答应这样的条件?基因改造,并不是像染发一样,后悔了还可以染回原来的发色。一旦出了错,就再也没有回转的余地。

我知道研究阶段的白老鼠是实验成功的关键,但……要晴晴当白老鼠,我绝不答应。万一实验失败,晴晴很可能会变成怪物。

戴维瞟了愤怒的我一眼,摆摆手,带我到实验室。

实验室原来的墙被敲掉,扩建的地方修成一间宽阔的样品室,摆放了体积不一的玻璃缸,最大的有一面墙那么宽。戴维指指里头奇形怪状的鱼,说:“这些最接近人鱼基因的家伙们,都大致上成功了。现在,只剩真正人鱼类的实验,就算完成了。”

我望着戴维不语。

情感上我不想理解,理智上我却很明白晴晴的苦心。晴晴之所以不向任何人提起,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根本不会得到家族的认同。人鱼一族几百年来自我封闭地生存着,断绝与外界的沟通,视一切异变为洪水猛兽,跟他们提基因改造,说不定会遭到全族追杀……

但,如果这实验成功了,他们就会正视问题,说服他们也就指日可待。
只是,谁愿意冒险做那只白老鼠?

“我来吧。”我仿佛看到晴晴淡淡笑着,这么说。

而我的心,很痛很痛。

“戴维。”

戴维挑眉。

“这项实验,我要参与。”虽然我什么也不懂,但至少,晴晴,我能够以这种方式陪伴你,直到你完成想要做的事。

戴维耸肩,说:“随便。”

我呼了口气。戴维停顿一会儿,又继续说:“对了,就算在晴晴身上没问题,也不能确保后代基因的稳定。”

“什么意思?”

戴维不紧不慢地说:“晴晴不只卖了自己,也把孩子和孙子卖给我了。”

阿弟扑上来钳制住抓狂的我。

说是准许我参与实验,但我的待遇却几乎和从前没两样。主要是因为我缺乏这方面知识,老实说,参与了只会瞎搅和。难怪戴维答应得那么爽快。

戴维心情好的时候,偶尔会告诉我实验进展,只是我都听不懂罢了……开什么玩笑,他故意全部用术语来讲解,我怎么会明白啊!

“那么,至少告诉我晴晴目前的下落?”

戴维呼出一口白烟,淡淡地说:“实验机密。”

“……”

一次购物回来,听到实验室里隐约传来晴晴的声音,我迫不及待打开门冲进去,结果戴维和陆一脸阴霾盯着我。陆拿起桌上的手机关掉,戴维一脚把我踹了出去。

隔天,实验室外多了张纸:

“菲佣与狗免进。”

我渐渐摸清戴维的脾性。他若是不愿意说,怎么威逼利诱也无效,末了还得忍受他冷冽的蔑视,自尊心严重受创。

专门研究神秘生物的人很少,在这方面出类拔萃的更是寥寥可数。戴维这样的科学家于是被当做医师来用,常有奇怪的家伙在奇怪的时间从奇怪的地方钻出来,找他医治各种奇难杂症。

大概是戴维告知过不需要顾忌我,他们渐渐不再畏畏缩缩,而是光明正大出现在我面前。

三更半夜趴在窗口喘气的油鬼仔就算了,皮肤太黑双眼太亮也不是他的错。我比较不能接受迦楼罗总是要自以为有趣地降落在门外的旧报纸堆,害我以为报纸着火了,直接拿水管连他一起浇。

如果现在有人跟我说裂口女是可笑的传说,我会反笑他无知。开什么玩笑,山本直美贪吃榴莲吃裂了嘴,还是我帮忙缝的哩。她在岛上念过六年华小,中文比我还流利。

习惯了,便觉得再正常不过。

有时候会在街场看到晴晴的未婚夫,和岛上的大叔们喝茶聊天。经过的时候,总会感觉他怨恨的眼神从身后直刺过来。听杂货店老板娘说,这人喝水很多,总是一升一升的灌,好像不喝就会马上干瘪一样。所以大家都叫他“海量”。

意想不到的是,海量居然是国内某著名公司的高级经理。

这些我都跟陆聊过……算是聊吗?

自从那一夜,陆常会骑单车拎着啤酒出现在海边。我总是忍不住跟他说话,但陆那家伙却非常坚持的当我透明,默默喝啤酒、吹海风,喝完就回家。最后我练就了深厚的自言自语功力。

说也奇怪,虽然陆表现得不在意(什么不在意?简直是无视好不好!),我却觉得他其实在用心地听。这倒不是我一厢情愿。某次我不经意透露X牌啤酒难喝,那以后他就再也不买X牌来了……

我想,他应该当我是朋友吧。只是这样对待朋友也太异常了些。

向戴维探问过陆的来历,却只打听到“工读生”这样的身份,连他是什么种族也不知道。就连戴维失控对我抓狂的时候也会现真身,陆却藏得很好……人类?戴维身边哪会有什么人类。

相处久了就会知道,戴维其实是个孤僻的家伙。所有的生物,除了有利益关系的,他从来不屑交际。而对于人类的态度,则是与生俱来的鄙视。

“你不觉得,戴维的眼神,好像要把人都剥光吗?”阿弟说。

“那么猥亵?”

“不是。被他看一眼,好像房门被强制踢开,里面有多少垃圾、有多污秽都被他的镭射眼全扫描过。在他面前,好像突然变得无处可躲,即使把自己缩小再缩小……”阿弟不寒而栗。

我想到刚来吉胆岛时,岛民提起戴维时脸上的表情。那是畏惧又厌恶的神情。

我耸耸肩。

“话说,你突然来找我是怎么回事?晴晴联络你了吗?”

“不是。”阿弟皱了皱眉,说:“是关于童童的。”

“什么事?”

“她说要帮你找晴晴,前天一个人去关丹了。”

额角冒黑线。童童智商(貌似)不过四岁吧?她真的会搭车吗?

“为什么会去关……”我猛然想起了卡文,那个对晴晴很重要的大叔。

对啊,为什么我从来没想过晴晴可能会到那里去呢?


2 則留言:

  1. 关丹的卡文大叔终于出现了。
    当当当当。.....

    回覆刪除
  2. 如来要如何混进来呢。。。我还是从海量下手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