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1日 星期四



“妈妈,花!”
女儿蹦蹦跳跳的跑近坐在树下的她,给她递来一朵白花。
花是刚刚摘下的,嫩嫩的茎,还带着泥土的淡淡香味,一种来不及漂亮就逝去的味道。
没多久,女儿又递来另一朵花,这一次,粉红。
然后,橙色。

她微笑。
她特地起了一个大早,带着女儿,慢慢远足到这长满野花的小山坡。
医生说:女儿的视力逐渐消失中,在她还能够看见的时候,让五颜六色的大自然成为她最深刻的日后深刻印象。

女儿又再趋前, 这一次,她手上没有花了。只是将所有的花都给妈妈戴上。
“妈妈。花。”

她笑着笑着,就哭了。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