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5日 星期一

告别

不知怎地就闯入这里来了。

他坐在板凳上,头往左肩斜一点,目光遥远,似在回嚼不久前充满胸臆的香味。这里我见过,有一株茂盛的红毛丹树,果实累累。他不爬树,只是坐在树下乘凉,偶尔打呵欠。

“和继扬?”我不确定地喊了声。

他似乎吓了一跳,转过头来,慢慢坐直。

“时茗……吗?”他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但很快就平静了。啊,对了,这里是梦啊。和继扬什么都不会发现。

我整了整裙子,在他身旁坐下。

“你迟到了,”他眨眨眼,笑说:“我等到花都谢了。”

我知道。片刻前这里还是盛开的花海,随着天色渐暗,一朵一朵的花,奇异地消失于影中。余下的幽香乘着风,仍然在整个空间弥漫着,却有种颓靡的气息在底下悄悄蔓延。

我抬起手,轻抚他额前发丝。

“你干嘛要等我啊,傻瓜。”

 “我好像有什么话要对你说,可是我忘了。”和继扬思索了好一会儿,却徒劳无功。他耸肩,嘴角勾着痞笑,用力捏我的脸颊,说:“算啦,反正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吧。”

我傻笑不语,靠着他的背,闭上眼睛。

“扬,你一直都待在这里吗?”

“嗯哼。这是我们约好的地方呀。”他揶揄道:“而且无论哪一次都是我等你。”

“呵呵。真是对不起啊。”

“既然你知错了,我就大发慈悲原谅你吧。”

我们像以前无数次那样,肩并肩看着夕阳西沉。火烧一般的苍穹,紫红云霞抹出满天星光。

“扬,下一次,带朋友来吧。”

“嗯?”

我翻身起来,跪坐着,捧起他的脸。黄昏最后一道暮光映着他的轮廓,我看得很清楚。挺直的鼻梁,干涩的唇。黝黑的眼里,有他自己不知道的,深深的悔恨。

“我知道你忘了说什么。”我低头耳语。

“你忘了告别。”

X             X             X             X             X             X             X             X             X             X             X

和继扬又一次从梦中醒来。

天亮了。

他坐在床上,怔怔望着床头,时茗淡淡的笑脸。

那是她出事一个月前,在咖啡店里照的。那时她还说照得太丑了,一双手笑着拍打他,柔软而温暖。和下一次见面,握住的彻骨寒冷不一样。

时茗走得突然。自此,他总是重复做着相同的梦。像遗落了什么似的,一直一直,在等待。
果然是忘了吧。

和继扬拿起手机,找到那个已经拨不通的空号,发了条短讯,接着摊倒在床上。

泪滑落,脸上却露出微笑。

“再见。”


再见。

1 則留言: